广安:援非路上践初心——民革党员彭程援非纪实 - 四川民革
  • 您的位置:四川民革 >> 信息浏览
  • 广安:援非路上践初心——民革党员彭程援非纪实
  • 来源:民革广安市委会      作者:田世安 秦曼      日期:2020-09-24      编辑:民革四川省委      点击:8574
  • “……手雷机枪在市场当菜卖,罢学、罢工、游行示威家常便饭,艾滋病、疟疾、黄热病肆虐横行,走在外面随时可能被抢或遭到枪击,需要处处小心谨慎……”彭程给我们述说着他在西非的工作场景。2018年,在组织的号召下,民革广安市直属二支部副主委的彭程同志勇挑重担,毅然加入第17批援助几内亚比绍医疗队,用一位医者的仁爱,在异域他乡践行着自己“不畏艰苦、甘于奉献、救死扶伤、大爱无疆”的初心。

    彭程为非洲儿童义诊

    顾大局  舍小家  援非路上踏征程

    主动请缨。2018年8月,广安市人民医院即将派遣儿科医生援非的通知下发到了彭程他们科室,一提起援非,科室泛起了一阵波澜,离别家乡和亲人的苦楚,环境条件恶劣的现实,生命健康的威胁等,都具体摆在大家面前……其实,早在一两年前,援非人选已经确定,彭程年龄偏大,又有糖尿病、神经性头痛,是优先照顾的老同志之一,可以不参与援非。但是,他在了解到科室其他同志具体困难之后,在未取得家人同意的情况下,主动请缨,他对自己说,作为男人,作为科室里的老人,自己有义务主动站出来。

    智劝家人。妻子得到消息立马就哭了,家中70多岁的老母亲坚决不同意,儿子也还年幼,在另一个城市读书。自己尽管通过饮食控制和锻炼停了胰岛素等降糖药,但非洲环境对他的健康多少会不利。为了消除家人的担心,彭程决定用自己的行动来证明自己能行。为此,彭程在阔别散打擂台16年后,以43岁高龄报名参加了国际峨眉武术节“峨眉论剑”擂台赛,取得了让人欣慰的成绩。擂台赛上高手云集,他把获胜的视频放给母亲看,意思是你的儿子身体还行,即便有点动乱也可以自保,至于什么糖尿病、头痛都是小问题。通过一系列努力,家人勉强同意,但心中还是充满担心,彭程作为一个丈夫、一个儿子、一位父亲,都看在眼里。

    充分准备。首先是语言,彭程是临时抽调、紧急援非,前前后只学了6天时间的葡语,他用手机下了翻译软件,再买了系列葡语书,抓紧时间恶补外语,虽然有点临阵磨枪之感,不过彭程心里踏实多了,基本用语有了保障。其次是物资,因为彭程到的是几内亚比绍北部省卡谢乌区的一个卡松果市,离首都有80公里,更加贫穷,加之艾滋、疟疾、埃博拉、霍乱、黄热病横行。彭程查阅了许多资料,自己掏腰包1万多元,自行购买了大量备用药品,以备非洲使用。最后是家庭,老母亲七十几岁,住在广安,年老体弱多病。妻子在南充上班,业务骨干,工作繁忙。儿子在绵阳读书,学业紧张。三个亲人三个“家”,于是很废了一些口舌和周折,劝说61岁的岳父辞去工作到绵阳照顾儿子,并请了一个可靠的人到广安照顾老母亲。

    彭程为非洲儿童义诊

    勇担当  甘奉献  无怨无悔战火线

    安家之初的艰辛。彭程报到的卡松果市,相当于中国的一个小村庄,条件艰苦虽有预料,但眼前情景却更糟,“穿衣一块布,吃饭靠上树,经济靠援助”,到过卡松果的都这么说。还有社会治安情况复杂,艾滋、疟疾、埃博拉、霍乱、黄热病横行,让初来的队员心有余悸。住的房间是脏乱差,发电、抽水、浇水、挖地、播种、甚至理发等都需要自己动手。彭程表示其它都还好,可以克服,唯独卡松果的昆虫等小动物让他倍感恐惧。一次,一条70多厘米长的蜥蜴居然爬到他的床头,向他头部攻击,吓得他一身冷汗,好几夜睡觉心中充满阴影。尽管如此,彭程仍然坚定如初,积极备战,在诊疗上追求完美,用他掌握不多的葡语一遍又一遍的向病人解释着怎么吃药、怎么治疗、及注意事项,下班后走村串户,到病人家里回访病情。久而久之,一些外地的病人慕名而来找彭程看病。

    为同事理发

    在驻地种菜

    义诊路上的险情。2019年大年初四,彭程他们早上5点做饭、整理行装、准备医疗器械和药品,匆匆地往首都比绍赶,对海军进行义诊。时逢选举期间,他们心中充满担心,害怕这一路上不太平。正想着,突然一群人拦住去路,他们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些要施舍的百姓,他们顿时轻松下来,略微表示,比较顺利地赶到了目的地。

    可是义诊完后,在回来的路上,他们的心又一次提到嗓子眼儿,到处都是罢学罢工、游行示威,公路被堵,交通瘫痪,一团糟。喊声震天,燃烧轮胎的火焰冲天,偶尔还可以听见枪声,回去的道路被封,机场被围堵。彭程他们被游行队伍围住,怎么也走不出去。大家防备着游行人群随时向车内丢燃烧瓶,并告诫大家不要把手机拿在手上,不然被游行人群误会拍照,手机被抢是小事,很有可能被远处的枪击……。他们焦急不安,不能随便打电话求救,更不敢拍照,看着游行人群殴出租车黑人司机,只有在人群里无助和彷徨。

    还好,一群非洲学生游行队伍得知是中国医疗队时,在他们帮助下,避开围堵的游行队伍,走出了包围。危险过后,大家才发现自己的衣服湿透了,两腿发软、肌肉阵阵抽动,更有队友脸色苍白,神情依然紧张……最终,他们于深夜才疲惫的回到卡松果。

    抗疫路上的逆行。截止目前,几内亚比绍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324例(截止9月20日),总理、公共卫生部部长都被确诊感染,在彭程援助的医院,在上班的医务人员中,有接近三分之一被感染。但是,彭程依然不为所动,依然坚守在疫情笼罩下且医疗体系极为脆弱的卡松果,就诊、出诊、抗疫。

    彭程回驻地用开水煮沸消毒医用用具

    在卡松果的医院风景独特,猪羊穿梭,没有正常的供水供电,稍不注意,就会踩着鸡屎,医生的防护物质非常缺乏,曾经一度只有一次性口罩、手套这些简单的防护工具。听着病人的咳嗽声,看着病人发热的体温,面对缺医少药,绝大多数病人都没有口罩,裸露着脑袋打喷嚏、咳嗽和随地吐痰,彭程他们心里不免有些担心。但是他还是顽强的战斗在一线,疫情初期把白大褂(国内防护物资未到)当防护服,在工作中提醒自己,小心,小心,再小心!细致,细致,再细致! 在患者的咳嗽声,自己汗水流地的滴答声,交相辉映。而护目镜把他的眼眶压得是丝丝发痛,很快在高温下,护目镜就被小水珠模糊,也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在他的努力下,陆续治愈的病人也越来越多,他们每每看见好转的病人,心中充满欣喜。

    施奇技  传火种   鱼渔结合爱无疆

    倾情救患儿。2019年11月6日黄昏,彭程接到卡松果医院紧急电话,说有两个小孩“不行了”,等他赶到医院,只见两个小孩颈部、背部、胁部、胸腰部、臀部、下肢、上肢深二度烫伤,趴在病床上奄奄一息。于是彭程立马投入紧急的抢救,处理伤口,监测生命体征,涂烫伤膏,包扎……

    治疗烧伤儿童

    做完上面工作仅仅是第一步,让人头疼的难题在后面。首先,医院医疗设备没有,药物缺乏,蚊虫、苍蝇到处飞,医生、护士无菌观念欠缺,彭程只有自己给纱布、剪刀、镊子消毒,并反复交代督促当地医护人员,才能保证按要求操作。为此,彭程经常半夜1点还打着电筒(医院没有电)督促患儿补液。

    深夜查房

    其次,家长没有基本卫生观念,稍不注意,患儿裸露的创口就靠在脏脏的墙壁上,或者家长抓饭的手(没洗)就接触到患儿的烫伤创面,因此彭程不得不在中午、下午和晚上下班后还要巡视病人,督查家长注意伤口,休息日也不例外。

    最后,彭程还要关注患儿的营养健康问题。严重的烫伤,合理的营养是恢复的关键,但是家长给患儿的饮食能否让他吃饱都成问题,至于营养没有考虑。于是彭程利用空闲时间赶到80公里外的首都比绍,享受着非洲路的颠簸,克服选举期间各种困难,甚至冒着生命危险,为患儿购买儿童配方奶粉服用,以补充营养。

    几个月下来,铮铮铁汉彻底累垮了,但看着患儿痊愈出院,心里充满欣慰。

    无私收学徒。在卡松果,彭程每天拼命工作,救治患者,但每天的病人照样有如同潮水,让他感觉凭一己之力,无法解决卡松果疾病瘟疫的根本问题,于是他利用休息时间,办起了自己的医疗培训班。

    传授医学知识

    传授中国武术

    他每天早上5点起床,通过查找各种书籍,准备一天的葡语医学教案,上午在卡松果医院查房和处理门诊病人,中午、下午或者有空的周末就给这些非洲医生或实习生讲课。为了帮助学生更好理解,彭程甚至从汉语开始教,教他们认汉字,教他们中国文化,由于中非的语言、文化和价值观的差异,这项工作起初却倍感困难。在教学过程中,他发现很多学生连酸碱中和反应都不熟悉,彭程只好帮他们补习中学的化学、生物课……。久久为功,功夫不负有心人,彭程经过不懈的坚持和努力,这些非洲医生和实习生逐渐步入医学学习的正轨,很多非洲人还表示要到中国留学,进一步深造。

    援非没有坦途,路还很长,但大爱无疆,为了中非友好,为了完成国家交付的任务,彭程一步一个脚印在卡松果践行着自己的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