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民革党员冯新荣“疫情下的安心人” - 四川民革
  • 您的位置:四川民革 >> 信息浏览
  • 成都民革党员冯新荣“疫情下的安心人”
  • 来源:民革成都市委会      日期:2021-01-12      编辑:成都民革      点击:546
  •        编者按

           2020春节,面对新冠疫情的突发和走势的未知以及由此带来的超负荷的工作,无论医患还是普通人,大家都会产生莫名的烦躁和焦虑,这些负面情绪的堆积就像是疫情的“次生灾害”,如果没有人去处理承接,任其集中爆发,对我们抗疫工作的进行将会造成很大的打击。有这么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也是白衣战士,但是他们的武器不是医学仪器,而是一句句有力量的话语和温暖的心理支持,牢牢地托举着置身于这场疫情中人们的心灵和情绪,我们称呼他们为——心理医生。

           用坚守送去“防毒面具”

           春节,凌晨4点10分,急促的值班电话铃声响起,冯新荣接起电话:“您好,成华区心理援助热线,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电话里一位姓任的女士焦急地说道:“医生,我怀疑自己患了新冠肺炎,不停地量体温,感觉心跳一会儿快一会儿慢,可能是没有症状的那一类,该怎么办?我已经两个晚上睡不着觉了,饭也吃不下,害怕出门,感觉快要崩溃了……”

            一边认真记录,一边耐心倾听任女士的倾诉,冯新荣告诉任女士,“应激时产生的负面情绪是正常现象,要正视接纳,不要一味排斥”,并帮助她缓解情绪“请找一个有靠背的地方坐下来,让自己可以舒服放松地坐好。请点开喜欢的轻音乐,闭上眼睛,伴随着音乐,慢慢调整呼吸,感受每一次呼气与吸气,感受自己的双脚踩在地面,慢慢放松下来,呼吸平稳下来……”一组“舒缓动作”让任女士的焦虑缓解下来。

           “我们要用健康的生理与心理共渡难关。首先是响应国家的倡导,做好防范、减少出门、戴好口罩。其次是保持良好的心理状态,比如给自己安排一个宅家活动清单……”他继续说道。近半小时的心理疏导效果很明显,任女士表示,心情平复了很多。电话接完了,冯新荣的工作并没有结束,他详细记录下心理疏导的情况并作了分析总结。

           冯新荣是民革成都市委会成华区支部的副主委,他觉得自己就像是“防毒面具”,全力阻隔“心理病毒”的侵入,“每个求助电话都有一份焦虑的心情需要抚平,都寄托着一份愿望和呼声,心理咨询师能做的就是帮助患者减少负能量、平复心绪,增强他们的安全感。”为了在疫情期间提供更及时、更优质的心理援助,冯新荣和他的同事们轮流坚守在热线电话旁,有时甚至24小时留在单位,困了就在地垫上和衣休息一会儿。

           用关爱注射“心理疫苗”

           除了坚守心理援助热线,冯新荣和同事们还主动承担了为防疫一线医务人员和社区工作人员进行心理危机干预,注射“心理疫苗”的任务。 在某隔离观察点为换班休息的医护人员做团体心理辅导时,冯新荣发现一位护理员情绪有些低落。团体辅导结束后,他找到这名护理员单独聊了起来:“看到你不开心,我也是医生,理解你的艰辛……”

           护理员道出了自己的心事,“长期在隔离观察点工作,好不容易有休息时间,却不愿意回家接触家人,怕自己感染后再传染给孩子,但对孩子又非常想念……”护理员掩面而泣。认真聆听护理员的倾诉,积极回应她内心的纠结和矛盾,逐步缓解她压抑的情绪,冯新荣耐心地进行着这次特别的心理辅导,直到护理员逐步打开心结、破涕为笑,“谢谢你,冯医生,终于感到轻松了!”

           望着护理员离去的背影,冯新荣莫名的感动,他知道短暂的休息后,他的同行们又该负重前行了,而自己将继续全力以赴,成为他们心灵的“供氧站”,守护他们的心理防线,共同努力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冯新荣印象最深刻的,是前些时候一位被确诊隔离的外地大妈打来的电话。因为一家三口确诊,自己一人被隔离,既紧张又担心家人。打来电话时,对方语速快得几乎听不清楚,独自说个不停,时而还有哭泣声。冯新荣只能从模糊的词汇中得知对方有头晕、反复来回走动、多次测体温、怕闭眼睛等情况。

           “电话那头的情绪憋了很久,急需倾泻的出口,这时候我们首先扮演的是倾听者的角色。”冯新荣顺手打开身边的放松音乐,边倾听边让对方间接接受放松音乐。十来分钟后,对方语速变慢,也开始坐下来说话,边喝水边诉说需求,末了还不忘叮嘱工作人员出门要戴口罩、多休息。

           用爱和耐心挽救生命

           成华区的疫情心理援助热线,自大年初一开始设置,共配置6名工作人员。截至目前,已接听与疫情相关的心理热线电话500余人次。除了在线上为市民提供24小时不间断服务,冯新荣一行还要穿上防护服,深入全区密切接触者集中观察点,保障隔离人员的心理疏导需要。

           下午五点左右,冯新荣正在准备结束当天的繁重工作,急促的心理热线电话响起来,“冯医生,我要见你。”“你不来的话,我就从13楼跳下去。”“我身上泼了酒精。”一连串的危险信号进入冯新荣大脑,边聆听边判断,边记录边想解决对策。救命如救火,冯新荣迅速用手机拨打公安救助号码,启动应急预案,立即赶往现场进行心理救援。

           到达现场后,在了解情况后得知因从北京返蓉青年因家庭纠纷出现过激反映,仍未营救成功。进入现场后,看见救助人员正站在阳台上,一个手里拿着菜刀一个手哆嗦着试图用打火机点烟,身上有浓烈的酒精味,情况十分危急,通过迅速判断,迅速“出击”。大喊“我来了,你不发根烟给我?”,求助者看到冯医生地来到为之一惊。“冯医生,我马上给你拿烟”,熟知要烟是假,夺刀夺火是真,冯新荣迅速从求助者手里抢下菜刀和打火机交给后援人员,拉着他的肩膀回到了安全地方。通过稳定情绪技术、鼓励、慢慢询问得知因家庭经济问题无法交房租,产生矛盾而出现过激行为,在一个小时后求助者的情绪慢慢趋于平静,冯医生又开始带领求助者和街办、社区人员一起探讨解决问题的办法。最终经过三个小时左右的努力后,求助者终于恢复了自信和笑容。

           用信念与格局参政议政

           冯新荣认为此次疫情不仅对人们的生命安全、身体健康构成了威胁,同时也影响了人们的心理健康、精神状态。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不仅是与病毒斗争的“病毒防御战”,也是一场与不良心理情绪斗争的“心理防御战”。越是到疫情后期,各种适应障碍就会影响日常生活,越是要加强心理知识普及和建设工作。为此,五年如一日的调研论证,作为民革党员撰写了如《加强中医药保护与传承》《建立中小学心理健康电子档案,维护未成年人身心和谐发展》《加强失独家庭的心理关怀与帮扶》《关于将教师心理健康纳入法制化的建议》《关于填补青少年精神科用药空白及加强监管的建议》的调研报告和社情民意20余份,部分调研报告还得到民革中央领导的肯定性签批。

           “万众一心”里的“心”必须是和谐和有能量的,负面情绪会让人浮躁,产生消极思维;一颗安宁的心灵,才能积聚起排除万难的勇气。

           谨以此文,也向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里,默默奉献的所有的“安心人”们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