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秋腾越行 - 四川民革
  • 您的位置:四川民革 >> 信息浏览
  • 初秋腾越行
  • 来源:民革攀枝花市委员会      作者:周莉玲      日期:2013-08-28      编辑:攀枝花民革      点击:1742
  •     我是偏爱黄昏的,欣喜的是恰巧在黄昏时分踏入腾越大地。远山如黛,绿得发黑的树林掩映着片片青山,如墨汁泼洒在软软的山脊上,不远处,云雾缭绕,与青山、村郭相间,好一副雅致的水墨……
        入夜,窗外下起雨来。四季中,秋雨是最有个性的,秋雨下的景物也分外有特点,个个卓而不凡,似乎在与命运进行无声的对抗,虽然美好的岁月已经接近尾声,但是它们却在秋雨中欢快地唱着歌,这歌不是颓废的,而是对甜蜜的追忆与向往。渐渐地,秋虫无声,和我一同酣享着这片无价的安逸与宁静。
        第二天清晨,我们整装出发,直奔此行目的地――国殇墓园。初秋的太阳,红红的,暖暖的,和着浅粉的晨雾妆点着刚刚苏醒的腾越。眼前的墓园,白墙青瓦,在密森森的松林陪伴下静卧于此。
        墓园在小山上,或者说小山就是整座墓园。昨夜下过雨,闪闪的雨滴挂在绿绿的松针上,映照着眼前这个肃穆的墓园。园子里,满是碗口粗的古松,虬劲的松枝像巨人的手伸向天空,朗朗的青天下,白云悠悠地飘游,站在松树根儿下望着天,又仿佛是松枝扯着淡淡的如纱如帛的白云,一并缓缓移向远处。向下,裸露的树根如龙爪深深地植入地面,空隙之地是满是低矮的小草,如绿毯贴地而生,草丛中红的、黄的、紫的小花星星点点,织出一匹绝美的锦缎。
        拾级而上,一列列小小的墓碑顿时在眼前铺陈开来,一股喋血的悲壮在心底迅速膨胀,我在沉思中回望一个城市的惨烈,回望一个民族的苦难……那场血流成河的松山战役中,血满城垣,遍地焦土,那是怎样的一种血腥啊!青山有幸埋忠骨,何来马革裹尸还?从此,那片弥漫的血色被掩埋在深深的泥土下,数以万计的民族英雄长眠边陲,生前生后始终固守着这里的山与水……
        苏格拉底说:一个没有检视的生命是不值得生存的……如今,温顺的火山静静地躺在腾越怀里,无数的忠魂定定地守着腾越大地,回眸离我渐远的火山与墓园,我陷入对生命形态的思考。
        或许,这段刻骨铭心的史诗注定会发生在腾越之洲,就如同这里炙热的火山,用积蓄了一世的力量,换来喷薄的壮丽瞬间,迎来最灿烂、最辉煌的时刻。这一刻,于浩渺的宇宙来说,于山川河流来说,只是真真的一瞬,但在这短暂中却包容了无限的赤诚与挚着,一种无尚的生存意义,以短暂的生命爆发出了人性的最强光!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于腾越三日,我像在晦暗的空寻到了北极星,繁杂的心性得到腾越山水的滋养,渐渐归于宁静,甚至陶冶出一份超脱的情怀,在生命的旅途上,淡看自在飞花、云卷云舒……